佩枪的阿黛

插画师

挑了条裙子 换了支口红 吞着鹅毛飞柳絮跑去见想见的人 先被好友醍醐灌顶 反省近日心浮气躁 奇怪时光白费 太过清浅